中文 | English
产品中心
产品中心 集成解决方案
首页 > 产品中心
女投资人离世揭开“教练技术”隐秘的角落:学员不惜垫资拉人 讲师会演讲最重要

发布时间:2021-12-06 07:24:32

来源:bwin地址

  8月16日,知名女投资人、DCM董事总经理魏萌去世,年仅32岁。据报道,8月14日,魏萌曾在“里程LEGACY”飞跃力工作坊学习课程,并在课室中晕倒,随后送往医院紧急救治,最终于8月16日在医院离世。

  一时间,对“里程LEGAY”课程内容涉嫌精神控制、精神传销的质疑声铺天盖地。8月17日晚间,“里程LEGACY”旗下公众号“LEGACY诚泉北京”转发魏萌丈夫的声明,确认了魏萌去世的消息。在声明中,魏萌家属表示,目前网络上包括精神控制、洗脑、传销、辱骂等信息严重失实,但对于外界所关注的魏萌为何突然晕倒等细节,并未给出答复。

  8月18日下午,时代财经走访了北京诚泉文化的办公场所发现,举办培训课程的活动室已大门紧闭。时代财经联系诚泉北京的内部人员以及治丧小组负责人,前者的电话已经无法接通,后者向时代财经表示,希望能够减少社会舆论对当事人的无端揣测和过度消费,克制对魏萌离世事件的讨论,制止看到的污蔑和恶意传播。

  但舆论并未随当事方的声明平息。知名女投资人的突然离世,牵扯出了一门盛行于企业高管,却在隐秘角落持久生长的“精神改造”生意。

  8月18日下午4点,时代财经来到LEGACY诚泉文化位于光华路SOHO17层的北京办公室。办公室两个大门均紧闭,屋内没有灯,敲门也没有人回应。

  一位同楼层员工对时代财经表示,他此前就注意过这家公司,因为上班的人穿着很不寻常,“像礼服又不是礼服,男生大背头,女生小吊带风格。我一开始还以为是模特公司,后来听说好像是做培训的。”

  另一位同楼层员工表示,他一直都觉得这家公司(城泉文化)比较神秘。“他们的上班时间不一样,一般我们下班了,那边才有人过来,门口还会摆着一个签到桌。而且公司玻璃不是普通的透明玻璃,从外面看不清室内的样子。有时候会听见那边传来奇怪的声音,不像普通的办公喧哗,好像是一群人在喊叫,很像美容美发店做集体培训的感觉。”

  该员工表示,平日诚泉文化办公室旁边的楼道都会站着很多人,“周五下午人最多,应该有特别的活动,走廊里站满了人,在聊天、抽烟。”

  诚泉文化对外宣传资料显示,其是一家2000年开始在香港服务华人的社区组织,2003年拓展了深圳、广州以及北京的分中心。据天眼查显示,北京诚泉文化发展有限公司成立于2010年,其法定代表人为孟欣,公司参保人数13人。

  魏萌晕倒时究竟参加了什么课程活动?是否曾遭到针对性批评或辱骂?LEGACY并未做出回应。但在多位自称参加过LEGACY课程网友的描述中,LEGACY课程中会伴随批判与否定的环节,“一般不会上升到辱骂程度,但是会用挺过分的话去打击你,只是下结论,不给出为什么。”

  一位从第二阶段退出的LEGACY学员向媒体反应,后续课程的安排会非常密集,一般从上午9点到晚上10点,甚至到凌晨,连续四五天,导致学员十分疲惫。

  时代财经发现,LEGACY只是所谓“精神疗法”的冰山一角,它背后是一片收割职场人士的培训市场。

  8月18日,有多位受访者对时代财经表示,出于职场升级、处理人际关系等原因,他们也曾参与过类似的课程,其中经典游戏的设置都如出一辙,比如红黑游戏(相互猜忌并且暴露各自的缺点)、废墟(回忆对家人没达成的承诺)、救生艇(考验人性的生死救援)等等。此外,上课环境也是全封闭、不透光的,整个房间都用遮光窗帘遮住,室内只有昏暗的灯光和音响设备。

  “如果本身内心不够强大、比较内向,又有原生家庭创伤的人,很容易在活动过程中被摧毁心理防线,继而被洗脑。”亚楠(化名)2017年曾参与过类似课程,她对时代财经表示,已经摸清了类似课程的“套路”。

  根据受访者对时代财经的描述,类似课程,第一次的课程安排一般看不出异样,主要围绕爱、互助、信任等正能量主题展开,但是随着课程的推进,游戏环节会逐步升级。

  其中,“红黑游戏”是课程的一个重要环节,参与者要不断回忆曾经的阴影,并且暴露自己的弱点,目的是在下个步骤摧毁个体的心理防线,会有完全不熟悉的人用过分的词语打击参与者,比如冷漠、自私、胆小;在这个过程中,很多人的心理防线会被击溃。“和我同期的一个女生从小父母离异,她坦诚了很多自己的事情,在后续的每个游戏中,她都处于情绪崩溃的状态。”亚楠表示。

  “自我批评和否定是所有类似课程逃不掉的环节,比如‘废墟’环节要回忆自己过去没达成的承诺,对家人朋友的亏欠,一些讲师会强调这是在直面人性弱点和缺点,塑造更强大的心理素质。”曾担任此类课程产品讲师的娜娜(化名)向时代财经表示。

  在群体压力和群体感染的影响下,大多数人会跟着培训讲师的思维行动。亚楠也有过抵触、不服从的情绪,一旦消极对待游戏环节,整个小组的成员就会受到影响,“我会感觉自己被群体压力裹挟了,一旦做得不好,所有人会一起受罚,特别是组长,无限制去做俯卧撑,在当时的场景下会觉得是自己拖累了别人。”

  经历过连续密集的心理防线崩塌、重建,多位受访者向时代财经表示,自己和不少同期生达成信任,甚至交心,“都是见证过彼此不堪一面的人,越到后期团队的凝聚力就越强”。

  其中,行政总裁暨资深主讲人刘杞民投身培训行业25年,具备超过十年的国际饭店高层管理经验;培训总监暨资深主讲人孔伟良从事培训行业22年,并且长期接受一连串严谨而具挑战性的专业培训;主讲人黄亮远则是通过认证的神经语言学(NLP)及时光线治疗法(Time Line Therapy)执行师。

  可以看出,讲师的资质基本吻合了目标消费群体企业管理、员工培训以及心理治疗等诉求。参加培训的学员不乏创业公司CEO、中医馆长、旅游公司总经理等商业、职场精英人群。

  当事人魏萌即职业投资人,毕业于对外经济贸易大学信息管理与信息系统专业,自2014年加入风险投资机构DCM,经手的项目有快手、探探、脉脉、Blued、无忧英语等,目前职位是DCM董事总经理。2019年10月17日,还曾入选2019福布斯中国30岁以下精英榜。

  培训课程的定价也贴合这一群体的消费水平,LEGACY的线上填报系统中有自觉力、飞跃力、里程、武士游戏4门课程,总费用高达49300元。

  工作本身的压力或许是其中一个原因。“公司创办初期,是最困难的时候。”深圳一家私募股权基金的创始人向时代财经回忆,为了基金募集的事情,一直在外地出差,连续两个多月都没有回家。“投资公司如果在募集方面过不了,什么都是空的。所以当时在想,如果这个问题解决不了,我怎么去见我的家人,去见公司里认认真真跟着我干的这些人。”

  “一直以来,在男性主导的金融圈,女性高层管理人员都是凤毛麟角。由于传统文化上的原因,对女性存在一定的歧视,一些圈子会很难进入。”8月18日,一家外资美元基金的女性执行合伙人向时代财经表示。

  其指出,女性有敏锐的观察力和更强的沟通能力,在投资领域有着很强的竞争力,但比较大的挑战在于家庭方面。“我们在欧洲有很多投资,经常在下午、晚上有电话会,侵蚀了你为家庭付出的时间,这是比较遗憾的地方。”

  强大的心理素质这一硬性条件在一些职场精英身上被放大,而那些打着净化心灵、创造事业巅峰的课程正是击中了这部分精英人群的需求。“课程的本质,就是通过各种活动,把参与者在现实生活中的情绪推到极致,以此提高参与者在现实生活中对情绪做出反应的阈值。”一位2013年就参与过LEGACY课程的投资人李瑞在知乎上写道。

  “一般的商业课程、推销课程、精神控制课程,都是一些懂得NLP技巧的人。不过,他们只能将技巧用于某一范围内,通常效果甚微,”香港NLP咨询师李峰告诉时代财经,“尤其是这种不分对象、不进行个体评估的集体行为,只能在短期内让学员感到振奋,很快就会被打回原形。”

  “我在应聘产品讲师的过程中,领导更加看重的是我在大学期间的演讲经历,这是作为培训师的基础素质,后续可以通过培训、考证成为课程讲师。”娜娜补充道。

  就像LEGACY一样,所有教练技术课程收尾阶段最关键的一步是要拉入新人,多位受访者向时代财经表示,他们是被亲戚、朋友或者同事介绍过来的,那些拉入课程的新人,被组织称作“海星”。

  亚楠的课程终止于第二阶段,但是介绍人还会孜孜不倦地劝说她再次续课,“对方甚至愿意垫钱让我继续参与课程。他们都不存在收取提成的情况,完全是‘为爱发电’。”

  “类似的精神传销是传销的一个变种,它与后者的区别在于,不再依靠层级返利来驱动销售,而是通过洗脑的方式,使学员获得极大的精神满足,把发展新学员作为生命中最重要的目标,一旦不能成功发展下线,则会带来精神上的巨大痛苦。”中国反传销协会会长李旭向时代财经表示。

  8月19日,北京市华一律师事务所秦旭东律师对时代财经表示,国务院2005出台的《禁止传销条例》第二条明确界定了传销的定义,《刑法》第二百二十四条之一规定了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从公开信息看,该案例中可能存在利用类似传销的方式来发展会员,但是否构成行政违法甚至犯罪,还要结合具体的事实和证据来判断。

  秦旭东说,界定培训机构的责任,关键是调查清楚死因,和培训机构的行为之间的关系。比如是否有过错,不合理的课程安排是否会对学员造成伤害,培训过程中的安全保障措施等。此外还要看具体的培训合同中的相关约定。

  入职半年后,娜娜离开了那所教练培训机构。她认为,无论遇到什么事业瓶颈,形式多样的游戏只是一种发泄的渠道,它或许对高压强度工作以及迷茫的状态,有短期的宣泄作用,但是长期来看,终究不能沉迷在反复洗脑的环境下,只有自己,才能拯救自己。


上一篇:知乎第二季度营收增长144% 却离盈利越来越远
下一篇:搜狗CEO王小川:我们为什么要投资知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