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 | English
产品中心
产品中心 集成解决方案
首页 > 产品中心
“叛逆”童线余万投资童话世界开启新次元

发布时间:2021-12-06 11:22:45

来源:bwin地址

  “叛逆”的基因,似乎早就埋下了。小学时期,自认为胸无大志的郑渊洁写下一篇《我长大了想当掏粪工人》的作文被语文老师推上校刊。却又因《早起的虫子被鸟吃》这篇作文,惹得老师怒火中烧,气头上断定“郑渊洁是班上最没出息的人”,不顾其父郑洪升的求情,开除了郑渊洁。自此,他开启了家中自读的人生。

  也就是这个“最没出息的人”,创下了一个人写一本月刊32年的世界纪录。这本月刊,正是大名鼎鼎的《童线年,郑渊洁在新浪博客上宣布退出北京作家协会;2010年,他宣布退出中国作协。对比小学时期的“叛逆”,成年后的郑渊洁,似是尤过不及。

  1983年,郑渊洁的儿子郑亚旗出生了。按照郑渊洁一贯“不走寻常路”的作风,上完小学的郑亚旗被他接回家,开始了自创的赏识教育之旅。而童话人物皮皮鲁,就在这样自由教育的环境里,贯穿了郑亚旗的整个人生。在郑渊洁的鼓励教育下,郑亚旗在童年时期就开始接触国内外动漫与影视,这为他后来开创皮皮鲁商业帝国,埋下了伏笔。

  18岁那年,郑亚旗被父亲“赶”出了家门,除了一辆奥迪车,郑渊洁什么也没给他。只有小学学历的郑亚旗找工作很艰辛,在超市当了几个月搬运工后,凭借着高超的电脑技术,他获得了报社技术部的工作,仅一年,便成为了技术部主任。

  早就赚到人生中第一桶金的郑亚旗,并不满足于现状。彼时,《童线万册每月的销量,而郑渊洁笔下善良勇敢的皮皮鲁,陪伴了几代人的成长,相关童话角色早已深入人心。

  反观国外,斯坦·李笔下的漫威宇宙在与DC的互相角逐中,不论是漫画还是漫改,都受到市场的大力追捧。两大巨头你追我赶,明朗了郑亚旗心里那个较为模糊的想法。

  没错,为什么我们不能拥有自己的“斯坦·李”和“漫威宇宙”?历经数十年沉淀的皮皮鲁系列童话故事,同样担得起国民级超级IP的称号。2010年,拥有郑渊洁作品独家版权的北京皮皮鲁总动员文化科技有限公司成立,郑亚旗为法人。自此,郑渊洁笔下的童话世界,在时代与灵感的碰撞下,经郑亚旗之手,开始了自己的“宇宙”元年。

  2012年,郑亚旗就注意到,国内对于IP运营的概念还较为模糊。他在这一赛道抢跑的同时,紧紧抓牢了旗下各项IP的运营权,把各项影视化的把控工作,握在了自己手上。也正是这一决定,奠定了皮皮鲁总动员影视化系列的优质口碑。

  2013年,工信部正式向三大运营商颁发4G牌照,2018年之后,4G逐渐在全国普及,新媒体时代来临,漫改、二次元、动漫等领域的新次元开启。一时间,国内漫画、动漫领域涌现出无数的优秀公司及作品。在这样大爆发的流量大潮里,皮皮鲁总动员在出版、影视、新媒体出版以及授权领域的业绩,节节攀高。

  在官网上,郑亚旗将皮皮鲁总动员和漫威动漫的内容PK,放在了显眼的位置。从年龄段来看,相较于只适合青少年及成人观看的故事模式,皮皮鲁总动员适合全年龄段的故事受众更广、市场潜力明显更佳。

  而不论是影视改编性或是世界观架构以及不同次元的人物形象,皮皮鲁总动员都不输漫威。近些年,部分好莱坞电影及美剧里,多多少少都能见到与郑渊洁童话作品相似的情节。不同的是,国外抢先把这些故事拍成了影视剧。

  国外可以拍,自己也可以。或许,公开将漫威动漫放在官网上与皮皮鲁总动员PK,是郑亚旗迈出野心的第一步。他要时刻提醒自己:想打造中国版“漫威宇宙”,显然不能止步于此。他要的,是超越。

  郑亚旗不是没有碰过壁,在他刚刚布局IP时,曾找过不少投资人。但那会儿即便是纵横资本市场的顶级投资人,也不敢妄定文化产业的投资前景。好在,在郑亚旗的努力下,2012年底,皮皮鲁总动员获得了北极光创投A轮投资。2016年B轮,获正心谷、海通、星瀚资本投资。

  根据三文娱资料,随着电商的普及,仅2017年,皮皮鲁系列图书销售额就已高达1.5亿码洋。而乘坐新媒体东风,《舒克贝塔历险记》上架喜马拉雅后,付费播放量突破6500万。然而,这只是郑亚旗商业布局里的一隅。

  郑亚旗曾在2018年ACGN未来峰会上分享他多年观察到的经验。虽然新媒体给各行业带来了众多新机会,可这波变革性的冲击之下,报纸、杂志和部分成人纸质图书已经逐步消退,潮水退去,几乎没受到影响的,正是少儿图书版块。2020年C轮,皮皮鲁总动员分别获宝樾投资、点赞时代的战略投资。

  就在二次元、各种影改也逐渐饱和的市场环境里,儿童市场反映出的良好势头,吸引了新一轮资本的目光。腾讯,在此时加快了脚步。

  皮皮鲁总动员和腾讯的“情缘”,可以追溯到更早时期。2018年,皮皮鲁总动员宣布将和企鹅影视联合出品《舒克贝塔》动画片。2019年,《舒克贝塔》动画片在腾讯视频首播,同年11月,《舒克贝塔》播放量破亿次。时至今日,仅《舒克贝塔》第一季专辑播放量就破12亿次。

  在少儿内容领域,优质又不乏内容沉淀的原创漫改剧是观众极为渴求的,而IP运营市场呈现的良好势头意味着不俗的潜力。王牌IP带来的巨额播放量,让投资触觉一向敏锐的腾讯,意识到这正是新一代的巨量市场,于是果断出手。

  援引三文娱数据,2021年8月,腾讯完成了对皮皮鲁总动员的投资,持股比例为26.9805%。在今年投资的部分少儿内容公司里,腾讯的持股比例从20%到30%不等。主要业务自IP运营至动画开发、潮玩及动漫应有尽有。而根据资料,皮皮鲁总动员本轮融资计划将用于IP内容开发,其中,动画、真人影视等内容形式赫然在列。

  2012年,除郑亚旗之外,还有另外一家公司也注意到国内IP运营市场的空白。那就是同样对儿童消费市场有强烈野心的华强数字动漫,他们旗下的原创动漫品牌方特卡通,是皮皮鲁总动员的强劲对手之一。

  2012年,华强数字推出系列动画片《熊出没》,短短两年时间,播放量就已经达到20亿,自此开启了独立IP的野蛮生长时代。2014年,《熊出没》动画电影上映,仅用时三天,票房过亿,累计票房打败《喜羊羊与灰太狼》保持多年的1.6亿元票房纪录之时,也创下了国产动画片票房过亿的新纪录。后续上映的《熊出没》系列电影,累计票房占据了2015年至2010年国产系列动画电影前十里的五席位置。

  2015年至2020年,电视动画IP转换动画电影数量占比为29%,电视动画历经多年沉淀后以电影的形式再现大银幕,尤获观众偏好。从上图来看,少儿向的国产动画电影已呈现品牌化趋势,而票房,足以证明市场潜力是无限的。

  儿童市场经济的巨大潜力,吸引了越来越多的竞争对手涌入,国产动画同时也涌现越来越多的优质佳作。

  2019年,一部现象级国产动画电影《哪吒之魔童降世》横空出世,近50亿的票房抢夺当年国产动画电影近7成票房,创下当年单片票房反超进口的记录,铸就中国动画电影史上的神线年,国产动画电影优势再现,低迷的电影市场在《姜子牙》的强力席卷下,拿到近9成国产动画电影票房。国产动画不论品质抑或口碑,达到了顶峰。

  当童话照进现实,在腾讯的助力下、在竞争对手的你追我赶中,“皮皮鲁宇宙”是否会走向美好,进而开创下一个次元壁?


上一篇:关于天使投资人详细的尽调清单!(推荐收藏!)
下一篇:早财经丨个别隐瞒高收入未如实纳税人员被立案检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