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 | English
产品中心
产品中心 集成解决方案
首页 > 产品中心
吴京电影找私人融资?投资回报率370%?个人“投资电影”基本是骗局

发布时间:2021-12-01 05:51:22

来源:bwin地址

  日前,中国电影股份有限公司发布公告,表示该公司出品电影《我和我的父辈》从未通过网站、微博、微信公众号、微信朋友圈等信息渠道,开展或委托其他公司开展电影项目融资、众筹等业务。

  无独有偶,导演、演员洪金宝日前也公开“打假”,称自己从未收到过某电影剧组邀约,不存在任何形式合作,提醒公众“注意不要被骗”。

  记者走访发现,从《我和我的祖国》《夺冠》到近期的《送你一朵小红花》《我和我的父辈》,都曾被利用为“投资电影”的噱头,导演徐峥和《唐人街探案3》片方也曾公开“打假”,提醒公众不要上当。

  近年全国各地也陆续破获多起以投资影视剧为名的诈骗案件。据相关部门介绍,各类以“投资影视项目”为名的集资,基本都是骗局。

  “院线电影《长津湖》主题研讨会,看看都来了哪些大人物!”一名微博认证为“旅游博主”、粉丝达50万的网民晒出了一张电影《长津湖》研讨会的照片,并表示“这个片子可以很认真说是赚钱的电影,抓住最后的机会,下手吧!”在评论区里,该博主还留下一个微信号,“想赚钱的加”。

  在网上,类似为《长津湖》吆喝投资的信息的还有不少,但这些信息留下的“投资联系方式”,全部是个人手机号码和微信号。记者随后加了其中两个微信号,对方并未直接回答任何问题,而是将记者拉进了同一个“电影投资群”。

  这样的“投资信息”疑点重重。记者随后搜索发现,这张博主语焉不详是否本人出席拍摄的研讨会现场照片,其实是此前《长津湖》研讨会新闻的现场配图。而微信群中所称《长津湖》的相关信息,如“目前成本5亿”“于2021年暑期档和国庆档上映”等信息也与电影信息不符。据业内人士透露,《长津湖》投资数额与此并不相符,且电影已经定档8月12日,昨天才因为疫情宣布撤档。

  “这种投资信息一看就不靠谱。”有业内人士介绍,《长津湖》导演和监制包括陈凯歌、徐克、林超贤,演员则有吴京、易烊千玺、段奕宏等人:“这个阵容需要偷偷摸摸向公众拉几千几万的投资?而且电影原本下周就上映了,这时候还拉投资?这样的项目怎么可能‘等米下锅’!”

  在该博主8月4日发布的微博中,还有两张汇款单,宣称是此前投资《送你一朵小红花》的“投资收益”“票房分红”。但根据汇款单上留下的公司名称,记者通过猫眼专业版查询《送你一朵小红花》的出品方和宣发方,都没有这家公司的名字。而在知乎等网络平台,已经有不少网友表示去年通过微信联系这家公司“业务员”,所谓投资《送你一朵小红花》项目,至今未收到任何回报,公司方也早已联系不上。

  更令人生疑的是,该博主8月3日还晒出信息宣称可以投资《我和我的父辈》。但就在不久前,作为A股上市公司的中国电影发布公告,称公司接到部分投资者电话、邮件,询问公司出品电影《我和我的父辈》对外融资相关事项。“经查,有人通过网络媒体、微信公众号等渠道擅自发布电影《我和我的父辈》的虚假融资信息,实施涉嫌诈骗行为。”今年5月中国电影曾在官方公众号发布声明,为《我和我的父辈》融资信息“打假”,明确“从未也无计划通过网站、微博、微信公众号、微信朋友圈等公开渠道开展该项目融资业务”。

  “我们会邮寄正式的合同给你们,这你们总该放心了吧?”记者日前反复询问“电影投资”是否真实时,一名“业务员”晒出了合同和公司的门店照片,并表示“离得近可以上门来签合同”。不过要取得纸质合同,需要支付一笔“意向金”,而认购份额5万元起步,预期票房“至少50亿,还有可能破纪录”。

  不过记者从一些拿到电子版合同的知情人士处获悉,涉及《长津湖》的合同,跟此前《我和我的父辈》的合同内容几乎一致,连投资额都同样写着5亿元,“这难道只是巧合?”

  “巧合”不止这一处。在这些网上发布的信息中记者也发现,他们几乎都在用同一个“案例”:一名快递小哥投资《流浪地球》35万元,净赚分红175万元。而近期几部号称可投资的电影,投资收益率将达到300%-370%。

  事实上,这样以“投资电影”为名的骗局近年来屡见不鲜。此前,一名自称拥有《我和我的祖国》《夺冠》等热门电影“股权”的女子,表示自己男友是演员李易峰,还拉“李易峰”进微信群兜售“电影股权”。记者从业内人士处获悉,这完全是虚假信息。

  还有人则在各种微信群里“钓鱼”。有市民曾在一个有300多人的微信群里,看到半夜有刚刚进群的两名网友对话,A晒房子晒豪车,B则追问如何赚钱,几番你来我往,A才表示自己是投资某知名电影赚的钱,并宣称《流浪地球》《哪吒之魔童降世》《战狼2》等高票房电影“都是这样的模式获取制作资金”。在B的不断追问下,A终于给出了一个微信号,让B“自己去谈”。

  “现在电信诈骗都是自带话术本的,都是踩准被害人的心态的。”有业内人士表示,这些所谓的投资信息,选的电影都是张艺谋、吴京这样有“票房保证”的导演、演员参与的项目,而且列举的《流浪地球》《哪吒》《战狼2》也都是前期媒体报道过“缺少资金”,最终取得惊人票房的例子。

  “我们公司承接了部分电影投资份额,才可以做成产品供个人投资。不然普通人怎么能投资这些大项目?”记者走访发现,这些“业务员”在话术中加入不少听上去专业的名词,整个“投资”流程似乎也顺理成章。

  按照这些业务员近乎一致的说法,一部电影由多家公司共同投资,其中部分投资公司又会将自己投资的份额转让给其他几家公司。而这些下游公司则会进一步将投资份额分散,销售给个人。

  听上去“顺理成章”,但很多所谓的公司根本无法获得电影的投资份额,只是借此名义诈骗。曾有人用相关软件查询投资《我和我的父辈》相关公司的信息,发现这些公司注册资本金额很高,但实缴出资额却是0。

  近年来,不少热门电影都受到此类骗局波及,纷纷公开“打假”。徐峥曾在微博上公开发布关于电影《囧妈》被冒名销售投资份额的严正声明。《唐人街探案3》片方也多次澄清没有转让投资份额这件事,“说了太多次,唐探君都倦了!”此外,《姜子牙》《独行月球》《超能一家人》等电影都曾遭遇这样的情况。

  “面向个人销售电影投资份额,基本上都是诈骗。”记者从业内人士处获悉,正规电影出品方在和投资方签合同时,都会在协议中写明“不得擅自转让所持份额或用于融资”:“所以拿转让电影投资份额说事,要么是纯粹的骗子,要么就是违约。”

  2019年初,市民何先生从一家中介公司获得推销信息,一部“2.6亿元高成本、大制作,当红明星主演、知名影视公司出品”的电影,票房保守估计可达20亿元,投资获利可达360%。

  何先生特意上网查询,确定这家影视公司的确是该部电影的联合出品方之一,便通过中介公司与该影视公司签订了一份《电影合作投资协议》,投资50万元。

  上海警方破获的这起案件中,合同的确是电影投资方与个人签订的,但这一行为本身就已违约,不可能拿到收益

  然而电影上映后票房仅6300万元,该影视公司兑付给何先生1.3万元。上海警方调查后发现,这家影视公司与电影出品方签协议,获得电影18%份额的票房收益权和署名权,但这家影视公司不得擅自转让所持份额或用于融资。而当时这家公司根本没钱支付费用,于是找到多家中介公司四处招募投资人,并混淆“版权”与“票房收益权”的概念,虚增电影制作成本、夸大票房预期收益,骗取260余名投资人共计4500余万元投资款。此后该公司才将其中1000余万元支付给电影出品方购买份额。

  目前该公司的负责人包某等人已因涉嫌合同诈骗犯罪被公安部门抓获。据了解,这也是上海警方破获的首起通过虚增影视剧制作成本、夸大预期票房收益,骗取投资人投资款的特大合同诈骗案。

  事实上,几年前已有电影试水“众筹”,《大鱼海棠》《黄金时代》都曾在网上开展众筹。不过,这些电影投资的大头并不是“众筹”而来的。

  业内人士以《黄金时代》为例,当时电影通过百度背景的“百发有戏”募资,最终3000余人投入1800余万元。“百发有戏”承诺根据《黄金时代》电影票房情况,按票房低于2亿元或高于6亿元,对应8%-16%的年化预期权益回报:“这样的收益是远远低于骗子承诺的300%的。”

  然而最终《黄金时代》只获得5000余万票房,连此前2亿元“及格线”都未到,用户得到的收益总计约72万元。“这笔钱与其说是吸引公众投资,不如说是吸引关注。相对于电影拍摄成本和宣发费用,这点钱几乎不值一提。”

  “真正的大制作,不会让普通人投资;那些需要投资的小成本电影,风险又很高。”业内人士感叹,很多观众只看到那些票房大卖的电影,但这些电影只是少数,一些电影甚至连院线都进不了,后来不了了之,何谈盈利。“对于普通投资者来说,连剧本都不可能看到,又如何判断投资前景?”

  记者从相关部门获悉,目前以“投资电影”为由面向个人募集资金的行为,基本都是骗局。近年来,全国各地警方已陆续打掉一批以“投资电影股权”为名的诈骗团伙。


上一篇:CFS第十届财经峰会在沪举行 探索新增长路径
下一篇:字节跳动股权投资公司更名为私募基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