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 | English
产品中心
产品中心 集成解决方案
首页 > 产品中心
动辄投资千万 窥探神秘网约车租赁公司

发布时间:2021-12-01 06:06:39

来源:bwin地址

  [ 汽车之家 行业 ] 7 亿!两年后,国内网约车用户规模就会突破这个数字。这相比 2020 年 12 月的 3.65 亿人,将会翻倍。一面是网约车行业的欣欣向荣,但另一面却是网约车租赁企业的生死考验。

  2019 年是网约车企业注册的高峰期,全年新注册成立企业达 2913 家,同比增长 33.9%;2020 年注册成立 1323 家,同比下滑 54.6%;今年上半年网约车企业注册 465 家,同比下跌 36.6%。

  新增数量正在减少,而从业企业退出比例也有所减退。2018 年至 2020 年间,网约车企业依次关停 767 家、448 家、103 家;企业退出率呈逐年下降趋势,分别为 34.57%、15.69%、7.69%。单从数据来看,疯狂生长的网约车行业热度似乎开始减退,行业内正在加速格局优化。长期以来,平台、司机一直是关注焦点,而网约车租赁公司发展何样?

  在外界看来,网约车租赁公司还有些陌生,其功能类似于汽车品牌授权经销商开设的 4S 店。对于网约车平台,他们是代理服务商,负责解决区域市场的司机管控、培训与经营;对于司机,他们是车辆和服务提供者,负责处理司机日常开展工作时遇到的各种问题。

  这样的业务模式很快铺设开来,成为网约车租赁公司的经营样本。曾为网约车租赁公司投资人的李波(匿名)称,车队公司运营的车辆有两种。

  一种为司机租用或通过租赁公司购买的,符合网约车平台标准且具有营运资格的车辆,这类车辆的租金或售价以使用里程决定,业内俗称为 对公车 ;另一种是司机本就拥有符合网约车平台营运规格的私家车,通过挂靠方式加盟车队,而这类车辆被称为 加盟车 。

  据悉,网约车租赁公司除租金和车交易利润外的一项重要收入来源,为网约车平台的 返费 ,平台从司机的每笔订单中扣除约 20% 的费用后,从中再按一定比例支付给网约车租赁公司。

  具体分成比例每家平台各不相同。一位名叫李易的租赁公司负责人曾对媒体表示,自己的公司一个月总订单流水最高曾达 700 多万元,返费比例不到 5%,大约 30 余万。而制约返费比例的因素包含服务指标、司机规模以及好评率等。

  对于司机而言,网约车租赁公司更像是一个 劳务派遣 机构。一些有社保要求的司机,大多通过网约车租赁公司缴纳社保。而一些跑单数多、月流水排名靠前的司机,公司会主动帮其缴纳一定的社保比例,旨在留住 优质司机 。

  关于网约车租赁公司的前景,李波有些担忧。他认为,租赁公司就像网约车平台与司机之间的一道 防火墙 ,碰到大规模纠纷后往往会被平台抛弃,但不可否认,虽然近年来收入没有曾经那么优越,但短期内仍是一项可持续的生意。

  2020 年,网约车相关企业注册增量出现 腰斩 。李波将这一现象归结为 国六 与 疫情 的双重影响。

  所谓 国六 ,即国家第六阶段机动车污染物排放标准。按照国务院《打赢蓝天保卫战三年行动计划》显示,2019 年 7 月 1 日起,国内重点区域、珠三角地区、成渝地区等将提前实施国六排放标准。上海,自然是计划提前实施城市之一。

  据李波回忆,2019 年春季后,业内开始流传一个消息——不符合国六排放标准,轴距低于 2700mm 的燃油车,轴距低于 2650mm 的新能源车辆将无法在 7 月 1 日后申领 网络预约出租车运输证(下称:车证)。如果无法为车辆取得满足上海市规定的网约车 车证 ,李波公司管理的车辆将不符合相关营运要求。

  对此,李波将原先一批已经签订购车合同的 国五 燃油车退掉,并承担了一大笔违约费用。为了维持可供出租的营运车辆充足,他不得不临时 加价 订购一批符合上述政策的车辆,而这批车辆的价格,高于常规售价的 20% 左右。

  彼时从业者中,有着同李波经历的车商不在少数。网约车租赁公司批量更迭营运车辆占全部营运车辆的 30% 左右,而管理规模 100 台左右的中小型网约车租赁公司的现金流压力普遍较大。

  因此,只得通过金融按揭的手段实现在运营车辆的批量汰换。以批售价格 13 万元计算,这高出 20% 的车价就意味着租赁公司需要多花费 78 万元。

  李波算过一笔账,即使能拿到非常具有竞争力的车价,开设一家中等规模的网约车租赁公司初期的车辆成本投入至少需要 1000 万左右,加上运营、场地、司机招募,以及与网约车平台的合作等各项必要性开销,其综合成本接近于开设一家本土品牌 4S 店。

  在业的租赁公司出现 关停并转 ;先前一些计划 入局 的经营者在对行业未来的不确定性中逐渐 看衰 ,从而放弃入局。最终导致了过去一年多新增网约车相关企业注册数量的 腰斩 。

  对于大部分司机来说离不开网约车租赁公司的 帮助 ,而保障司机规模足够大且合规又是摆在网约车租赁公司面前的考题。当前,一线城市的网约车用户渗透率已达到 50.3%,但对网约车服务的准入门槛普遍较高,多数外来务工司机无法满足准入条件。

  不仅如此,一些无法通过网约车平台审核的司机,也需要租赁公司通过黄牛代为 合规 。据悉,比如一些司机身上有大面积纹身,账号因为扣分多、长期不用被停掉的,都需要黄牛来解决。

  网约车租赁公司的生存关键就是司机规模的大小。数据显示,上海网约车外来驾驶员占比约 85%,每日从业车辆约 10 万台。但租赁公司数量相对饱和,这样的市场格局使得从业企业不得不通过 价格战 尽可能多的招揽司机。

  李波介绍,以零售价 15 万左右的混动车型为例,租赁价格一直延续 2017 年 6000 元 / 月的标准。对于一些长租司机,租金优惠后最低可降至 5800 元 / 月。疫情最严重的三个月内,车辆月租金最低降至 2800/ 月,这相当于一个二、三线城市的网约车租金水平。

  租金价格没有增长,车辆的维护成本却在提升。为了抢占更多的司机,李波将原先需司机承担的车辆基础保养项目涵盖在月租金内。网约车的高频使用导致旗下在用车辆每月至少完成一次基础保养。 除去保养费用,混动车型的每月租金大约仅能收到 5700 元左右。 李波称。

  网约车租赁公司说到底还是一个 重资产 企业,它需要一定的经济基础与行业资源。内因与外因的共同作用,最终导致了网约车租赁公司进入了 关停并转 的关键期。未来,随着政策监管的不断完善,行业合规化逐步加深,网约车租赁公司整体规模还将出现一定缩减。(文 / 汽车之家评论员 黑传来航)


上一篇:现金管理类产品前十收益率均超3% 平安理财一产品投资关联方ABS
下一篇:银行理财产品6月兑付收益榜单惊喜来袭!